笨办法消灭入侵物种 大理市每公斤40元收购福寿螺卵

  大理市每公斤40元收购福寿螺卵

  这个笨办法能消灭吃货都无能为力的入侵物种

  近期,从洱海沿岸到上游的洱源西湖,河道、沟渠、水田、鱼塘边的苇草上出现了大量粉红色的福寿螺卵。

  大理市政府近日印发了《关于在洱海流域全面开展福寿螺防控工作的通告》,要求采取人工清除方式,在洱海湖岸沿线摘除福寿螺卵块,并将按每公斤螺卵40元的价格给予补助奖励。

  在相隔15公里的大理市上关镇江尾村至沙坪村一带,随处可看到当地的村民戴着雨帽、披着雨衣在忙着寻找福寿螺卵,一场对抗外来物种入侵的环境保卫战正在上演。

  作为食物引入

  却被发现易酿成“吃祸”

  福寿螺又名大瓶螺,属于外来物种,有“巨型田螺”之称。

  据了解,福寿螺属于雌雄异体,每年夏季是其繁殖高峰期,交配一次可以多次产卵,一只雌性福寿螺一年可产卵20—40次,年产卵量达3万—5万粒,繁殖力非常强。福寿螺虽是水生软体动物种类,但可在干旱季节埋藏在湿润的泥土中6—8个月。成年螺的呼吸器可伸到5—10厘米甚至更长,一旦暴发洪水或藏身的农田被灌溉时,它们便再次活跃起来。

  科技日报记者了解到,福寿螺原产中美洲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,广泛分布于北美、亚洲、非洲等地十多个国家,喜欢生活在水质清澈、饵料充足的淡水中,多群栖息于池边浅水区。福寿螺食性广,是以植物性饵料为主的杂食性螺类,主要取食浮萍、蔬菜、瓜果等,尤其喜欢吃带甜味的食物,也爱吃水中的动物腐肉。

  “福寿螺对水体的净化有一定作用,但如果其种群数量过大,会抢占本土螺类、鱼类的饵料资源,影响洱海的生物多样性。”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博士过龙根介绍。

  “凉拌螺肉”是云南大理、昆明等地居民普遍喜好的一道美食,科技日报记者了解到,福寿螺最初是以食用和养殖为目的引进的。

  在我国大陆地区,福寿螺最早由巴西籍华人在1981年引入,并在广东中山市养殖,当时被视为高蛋白食品。1984年,福寿螺还作为特种养殖对象,在广东省推广,并很快被人工引种到了广西、福建、四川、云南、浙江等地,此外还在中国长江以北的许多地区进行了繁衍传播。

  但后来人们发现,福寿螺是广州管圆线幼虫的重要中间宿主,有的螺体甚至含有高达3000—6000条寄生虫,如若未充分加热,人在食用后会引起严重的寄生虫感染,产生头痛、发热,颈部僵硬等症状,严重者可致痴呆甚至死亡。

  “一定要煮熟煮透才能食用,千万不能生吃或半生吃,也不要吃凉拌或烧烤福寿螺。”过龙根提醒说。

  人工消灭最靠谱

  化学、生物治理不可行

  在人为引种传入我国台湾和南方部分地区后,福寿螺失去了原有天敌的制约,而这些区域,且当地气候条件又十分有利于其生长繁殖,因此福寿螺家族在这些地区日益壮大。

  “湿地水生和湖滨陆生植物,对洱海保护和治理有极为重要的作用。福寿螺主要以湖滨水草和沿岸农作物为食,而且食量很大,极易破坏当地的湿地生态系统和农业生态系统。”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杨君兴告诉记者,在2003年,福寿螺就已被列为首批入侵我国的16种危害最大的外来物种之一。

  近年来,在云南大理洱海流域内的水田、湿地、湖滨带均已发现福寿螺。

  据了解,今年6月以来,大理市每天出动130多人在沿洱海各乡镇的水域进行福寿螺和螺卵的清理,每天清理螺卵近30公斤。近日,随着福寿螺产卵量增加,全市每天出动450多人,每天可清理出螺卵400多公斤。各乡镇对所打捞上来的成螺和螺卵进行无害化处理,晒干后,再焚烧掩埋。

  能否通过化学药物或生物治理办法来消灭福寿螺?

  杨君兴告诉记者,目前正在进行的人工采集螺卵、捕捞螺体,看似“笨拙”,实际上却是最有效的办法,只要抓住时机、集中力量去实施,持续数年就会有一定的效果。

  “化学药物的使用,势必污染水体,还会对其他水生物种造成伤害;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采用生物治理‘一物降一物’也不可行,因为洱海和云南其他高原湖泊一样,长久以来已形成了多种生物的基本平衡,引进新的物种来消灭福寿螺,有可能会破坏这种平衡,反而得不偿失。”杨君兴说。

  本报记者 赵汉斌

【编辑:吉翔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raceautocare.com

发表评论